目錄
設置
書架
書頁
禮物
投票
設置
閱讀主題
正文字體 微軟雅黑 宋體 楷體
字體大小 A- 20 A+
頁面寬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7章 地溝里的老楊
作者:老十三 丶| 字數:2413| 更新時間:2020年04月01日

這冥幣上“天地銀行”幾個大字,驚出我一身冷汗。

我想問小高的話還沒出口,生生又給咽了回去,可小高還是看到了這兩張冥幣,湊到我跟前,問我:“吳哥,這清明節都過了,你還拿著這冥幣弄啥呢?”

被他這么一問,我心里說不出的惡心,趕緊把兩張冥幣給揉成一團,丟進了附近的垃圾桶里,這還不算完,我又去洗了個手,心里這才舒坦了些。

又猛地想起昨天確實是清明節,心里又跟著七上八下,總覺得哪里不對勁。

也許小高看出來了我的焦慮,就問我:“吳哥,最近是沒休息好嗎?”

我隨口應了一聲,昨晚上一宿沒睡,可不就是沒休息好嗎?

但總感覺這話聽著有點耳熟,好像誰這么說過?

我一細想,心里跟著咯噔一下,林家宅37號那個女的不就這么說過?

我看了看小高,就問他:“怎么,我臉色很差?”

小高笑了兩聲,說:“吳哥,你出門肯定沒照鏡子吧?也難怪,你要是照了鏡子,估計也能被自己嚇一跳。”

我聽小高這話里有話,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臉,跟著又問:“我臉上是有東西,還是氣色很差?”

小高突然又笑了,這笑里還帶著點猥鎖,“豈止是差啊!吳哥,你老實說,最近是不是交女朋友了,你這一副陰盛陽衰的樣子,肯定是縱欲過度了吧?”

“陰盛陽衰?”我咽了咽口水,有些不確定地問:“我看著很憔悴?”

“可不是,我之前有個哥們也是縱欲過度,搞得人憔悴得不行,我都擔心他精、盡而亡……”

這話聽到這兒,我是實在聽不下去了,一溜煙地出了店,直奔附近的理發店,也只有那兒才有鏡子,我倒想看看自己現在是副什么模樣?

這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,等我到了理發店,看著鏡子里那張憔悴不堪的臉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這簡直是一夜之間老了十歲!

我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,渾身一點勁兒也提不上來,慢悠悠地回了快遞店里。

小高見我回來了,也沒再吱聲,大概是看出來我心情不太好,我簡單的收拾了下東西,就打車去了醫院。

我當時以為自己是病了,這樣的情況我倒是見過,我五叔得癌癥之后,一夜之間就老了,身體也跟著垮了。

我估摸著我的情況可能也差不了多少,可等我到了醫院,一通體檢下來,各項指標都顯示正常的時候,我就有點坐不住了。

起初我還懷疑醫生可能看錯了,要找人理論,可換了個醫生,還是說我身體沒問題,這可就奇了怪了。

出了醫院,我也沒心思繼續上班,摸摸索索地拿手機給老謝打電話,準備請幾天假,好好休養一番,這一摸,兜里的紙條跟著就落出來了。

我心里直犯嘀咕,總覺得我這身體的變化跟去林家宅37號送快遞這事兒有關,也或許是跟老張接觸久了,沾了陰氣?

站在路邊想了半晌,抽了大半包煙,最后還是決定去這紙條上的地址,找這個老楊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不管怎么樣,事情得搞清楚了,否則我這身體還沒徹底垮,心理就承受不住了。

等到了吉泰三路,一眼看過去,好家伙,這說是一條路,還真是一條路,路兩邊全是清一色的圍墻,兩米來高,把整條路夾在中間。

這讓我上哪兒去找老楊?

我順著這條路,走了個來回,愣是沒瞧見任何房子,除了路,就是墻,連花花草草都沒有。

本來找老楊這事就是臨時起意,現在也沒什么頭緒,我就想著要不干脆先回去算了,在這瞎轉悠也不是個事。

我正要抬腳往回走,卻不料地上的井蓋忽然動了動,我尋思這井蓋下就是臭水溝,怪惡心的,就準備繞開,沒曾想這井蓋“砰”地一下被掀開,再原地轉一圈,砸到地上直響。

正看得出神,井下卻突然伸出只手來!

這手枯瘦不堪,沾滿了泥土,幾根指頭彎曲著死死扣著地面,緊跟著一個老頭從井下竄了上來。

油光瓦亮的腦袋,不剩一根毛,臉上還有些污泥,雖然看著枯瘦如柴,衣服也破破爛爛的,可人倒是很精神。

“該死的,終于出來了!”老頭好像沒瞧見我,一個人一邊收拾衣服,一邊吼道。

我怯生生地站著,等他收拾完了,這才小聲問了句:“你是老楊?”

我這說話的聲音已經夠小了,可還是把老頭嚇了一大跳,直拍著胸口順氣,半晌了才想起來打量我一番,而后問:“后生仔,怎么,你認識我?”

我也不確定他到底是誰,就搖了搖頭。

老頭忽然咧著嘴笑了,頓時顯得有些流里流氣,“既然不認識我,怎么知道我在這兒?”

我就把紙條拿給他看,又把昨晚上的事跟他一說。

等我說完,老頭臉上的笑容更甚了,把紙條往井里一丟,而后一把拽著我的領口,罵道:“不帶這么欺負人的吧,我這才剛出來,又找上門來了?你們到底想干嘛?”

我急忙解釋,說不認識那女的,好話說盡了,這老頭這把我放下來,賠禮說:“不好意思,搞錯了!別見怪啊,小老弟。”

這可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,那女的讓我來找老楊,我想著可能是她看出來我身體有異樣,找人幫我來著,可現在看來,這老楊好像跟她是對頭?

就這么會兒工夫,老頭臉色接連變了好幾次,又看了我幾眼,跟著猛地一拍腦門,說:“嗨呀!我懂了!”

說著,老楊伸手在自己的光頭上抓了抓,而后在身上摸摸索索,掏出個玉佩,遞到我跟前。

“給我的?”

老楊也不看我,就這么伸著手。

我猶豫了一下,還是接了過來,這玉通體瑩潤雪白,刻的是只白狐,只是也沒個孔,不好拿,也不好戴。

把玉佩給我之后,老楊苦著臉,對我說:“你要再見到她,就把這玉給她,就說我知道錯了!”

我還是云里霧里的沒搞明白。

要是見不到她了呢?

老楊不等我再問,跟著又縮回到井里去了,最后將井蓋給蓋上,徹底沒了動靜。

我愣了好一會兒,這才上前敲了敲井蓋,尋思著問問他,這是咋回事?

可不管我怎么敲井蓋,老楊再也沒支過聲。

回去的路上,不管我怎么琢磨,也實在想不明白最近發生的這一連串怪事。

林家宅37號的包裹到底能不能送?

那包裹里到底又裝的是什么?

老張到底死沒死?

那個女人真的是老張的女兒嗎?

這個老楊跟老張的女兒又是什么關系?

實在想不明白,我也只能一直嘆氣,等回到家,看著鏡子里那張憔悴的臉,再看看手里的狐形玉佩,我一咬牙,干脆辭職算了!

老謝跟我喝了這么多年的酒,還不是擺了我一道!

老張跟我認識這么些年,我連他是人是鬼也分不清!

這么一想,我這心跟著就有些發涼,辭職的決心也更加堅決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我臉也懶得洗了,想早點去店里堵老謝,結了工資就走人,可一開門,我臉就綠了,因為門口的地上擺著一百塊錢……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余額: 0 書海幣 |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
去充值
鮮花
100書海幣
咖啡
200書海幣
神筆
500書海幣
跑車
1000書海幣
別墅
10000書海幣
禮物數量
-
×
20
+
贈言
送禮物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?
月票數量
-
×
20
+
贈言
投票
电竞竞猜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